最近更新
外围足球网:互联网套餐的免费诱惑 中国联通花式营销引争议

  经常使用哔哩哔哩(NAS-DAQ:BILI,以下简称“B站”)客户端推荐功能观看视频的用户,有时会看到关于“免费兑换大会员”的信息流广告。事实上,也确实有部分用户被此吸引,点进去顺手填写了个人信息。正是这一操作,为用户的后期使用带来不少困扰。

  多名B站用户日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本以为是张实体卡或者积分卡,但直到派送员要求充值那一刻才意识到,自己“收获了”一张中国联通(600050.SH)与B站合作推出的带有“大会员”(即B站平台的会员)等多项福利的定向免流量电话卡。

  记者在百度贴吧、B站、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以及黑猫投诉平台,搜索关键词均看到一些用户在投诉类似情况,这些用户有年轻的高中学生,也有已工作的社会人士。

  对于这些纠纷,中国联通内部也产生了分歧。一名中国联通的基层员工认为:“B站的广告是他们认可的,上线时间已经不短了,应该没有问题。”另一名中国联通的员工米辉(化名)则认为,这确实是一种营销,有打擦边球的嫌疑。

  免费兑换大会员?

  上海的李红(化名)是在3月3日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对方告诉她,B站的卡到了,让她带身份证下楼领卡。李红是B站的老用户了,对B站很信任,这时候回忆起自己确实是在B站填过相关信息,于是就带着身份证下楼。

  随后李红看到“快递员”拿了机器开始拍身份证的正反面,这时候她开始有些怀疑,反复询问为何要“如此严谨”,对方只是反复强调这是“B站的卡”。“我当时也没反应过来,最后让我充了50块钱,我才发现是张电话卡。”李红说道。

  因为是工作需要,加上多拿张电话卡也没什么影响,当时着急上班的李红先收下了这张电话卡。等到晚上回家之后,李红搜索教程将这张卡绑定了B站账号,然而在选择具体的套餐时,她才看到套餐的明细。

  她向记者回忆起自己“下单”的情况。一天,她在刷B站的时候,看到一条标题类似于“上海同学注意了,现大会员免费兑换”的视频,便点了进去。

  李红向记者出示了在维权期间特意录制的视频,在广告页面上,首先看到的是“领取免流卡,兑换大会员”的标题,之后是需要填写个人身份信息的表格,紧接着是“如何兑换大会员”的提示栏,告诉用户每日看视频、直播可获得流量和福利点数兑换大会员等福利,再往下是bilibili卡的特权和明细,但实际上只标示了“特权”,也就是免流全国覆盖等,最后是福利领取小贴士的小字。

  记者注意到,其中有一些提示信息确实能够提醒用户这是一张电话卡。在头图左上角有中国联通的水印Logo,在表格中也有提到“仅用于运营商实名认证”,最后一行小字写着“该活动由中国联通官方承办”以及“免流卡”本身也是运营商的一种特有产品。

  多名受访对象却向记者表示,自己并未看到广告页面明确表示“这是一张中国联通电话卡”的说法,也没有注意到头图比较小的水印,并且也不知道所谓“免流卡”是什么。

  有一名用户向记者坦言自己其实并未看清楚广告页面的内容,她也在微博中发言后悔自己的粗心大意。

  不过,受到用户诟病的是,用户所看到的广告页面并没有列出具体的套餐明细,甚至没有提需要花钱,这样可能会导致用户产生误解。

  广告页面显示的内容也有着地域差异。记者注意到,在北京地区打开广告页面,能够看到套餐详情,在开头或者结尾部分划出区域告知用户“22卡”“33卡”“小电视卡”三种套餐的月租、通话时间和流量。但在国内的部分其他城市或地区,则没有套餐明细和费用说明的。

  记者在3月8日通过广告页面申请了一张B站免流卡,3月13日由京东派送员派送到记者手中,可以收到一张说明书和一张粉红色的免流卡,提示用户可自行在10日内激活。关于免流卡的广告和配送,各地表现不同。

  但是既然有套餐,所谓的免费兑换大会员,却并不是免费的。这也是众多用户不满的缘由之一。此前,广告页面只是告知2000个“福利点”可以获得一个月的大会员,但没有告诉用户,这2000个“福利点”要怎么得来。3月12日,记者注意到,广州地区的广告页面已增加“福利点”每个月赠送的情况,但仍然没有套餐费用明细。

  由于B站大会员拥有的免费看、抢先看等特权,因此对于许多资深的B站用户而言,大会员颇有吸引力。

  当然,一些B站用户是把免流卡当作普通的电话卡使用,免流的同时能够获得大会员,这不乏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对于奔着“免费兑换大会员”广告而填写表格的用户来说并非如此,比如一些受访用户对记者表示自己已经有“无限流量卡”,因此对于免流的需求并不大。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如果卡是免费的,但大会员并不是免费兑换,要使用一段时间才能兑换大会员,那么“大会员免费兑换”的说法确实涉嫌虚假宣传、欺诈消费者。

  神秘的派送员

  广告和填写表格只是“误导”的第一个环节。

  辽宁用户张湖(化名)是一个“学生党”,她在刷B站的时候,也看到了领取大会员,她是因为自己还是学生,要买大会员需要绑定银行卡,所以“顺手填了”表格。“宣传说是22卡和33卡,看外观感觉都很可爱就申请了,结果收到的就是张普通的联通电话卡。”张湖说道。

  拿到电话卡之后,张湖便开始后悔。“我和快递员说我已经有移动的手机号了,可不可以不要,他就说我订了就得要,而且直到要交电话费的前一刻他才告诉我,之前我一直以为是领会员卡,身份证件都扫描完了,”张湖说,“对方还说,会影响我自己的信誉,是恶意订单之类的话。”

  张湖在2月28日填表,29日收到快递并且交钱,随后在3月1日去办理销卡,预计4月20日成功。

  记者注意到,较早时候,一些用户在填表后收到了哔哩哔哩免流卡的物流信息,意识到是电话卡,便及时取消了订单。

  但另外一些受访用户表示,虽然也收到了物流信息,但由于并不是来自中国联通官方号码10010的短信,而是来自其他号码,或者是派送员直接打电话,告知其带着身份证来取“B站的卡”,所以他们在物流环节,也难以发现是电话卡。

  在用户还一头雾水的时候,派送员直接将卡实名验证、激活,导致用户最终只能自行销卡,而不能退卡。一名用户被要求充值了100元,当记者拨打派送员的电话,询问为何要充值100元,对方表示,不充值是用不了的。但记者又表示,选择的套餐只有22元的月租,为什么要充100元?沉默几秒后,这名派送员挂掉了电话。

  派送员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记者在对一位派送员以及两位中国联通员工的采访中了解到,派送员大多是中国联通的营业厅员工或者代理商。

  资深的电信运营商用户罗卡(化名)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有的中国联通员工配送的时候没有进行说明就进行了激活。“比如说我收到这个卡,我会倾向于到下个月初再激活,让这个月租花得比较值,也有可能我会犹豫,最终选择不激活,但他们无视了我的这个犹豫的权利。”罗卡说道。

  曾经有中国联通的合作方想发展罗卡成为代理,因此他也了解到,互联网套餐的实体卡以前都是由快递公司来配送,那时配送员只负责配送,而由用户自己通过手机APP进行视频活体认证。现在部分地区的中国联通分公司采用了“码上购APP”的方式,实际上就是可以通过链接二维码来取得回佣。方式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方式是让用户通过自己的链接下单,还有一种方式类似于骑手接单,然后派员工去现场用客户身份证来激活。

  “取得回佣的标准呢,必须是激活,如果充值50元以上可能会有更高的回佣。”罗卡说道。他认为,有个别员工或代理商在利益的驱动下,就会采取各种话术来促使消费者充值激活。

  米辉告诉记者,“配送员”的强制激活是个别人的行为,背后也有考核的压力。

  “这个营销是以免费权益包装的,用户以为是网上办理的权益,其实提交完信息需要办一张卡。所谓的权益配送员,就是联通上门办卡的员工,上级会考核订单转化率,有些员工就会要求客户必须办。这种转化率其实不会太高,但是迫于业绩压力和上级管理要求,会要求一线员工将此类电话卡套餐的转化率达到一个不切实际的水平。”米辉说道。

  B站方面在3月13日回复本报记者表示:广告页面存在说明不足的情况,已下线相关广告,后续会对广告素材进行修正,添加相关说明。关于用户反馈在申领免流卡后,被联通业务员要求开卡并充值,我方已与联通方严正交涉。B站不会干涉或诱导用户开卡。我们已联系联通跟进受影响用户的销户退款流程。受此内容影响的新开卡用户,可以联系联通官方客服电话10010,或联通手机营业厅,首页-服务-搜索销户,联通会根据用户意愿进行后续处理。中国联通方面对此则未做具体回应。

(责任编辑:赵金博)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