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缅甸娱乐:支持小微企业渡难关 银行业的效率与安全考题

  庚子年新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迅速蔓延,让原本应当为全年营业收入博得开门红的餐饮、旅游等众多中小微企业无奈“关门谢客”。如何让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活下去”是监管机构和金融行业面临的关键任务。在这场与疫情的奋战中,商业银行正在“开足马力”与时间赛跑。

  特事特办与守住底线

  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给无数小微企业的生产经营带来了巨大考验,也让一位从业十多年的银行普惠金融部总经理秦天(化名)感受到了深深的压力。“以往春节前后好企业不需要钱,因为现金流很充沛,但现在的情况下企业需要进货,据调研,70%以上都需要钱。”

  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副行长许芳也表示,本次疫情中,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不少小微企业经营出现暂时困难。在疫情防控需求下,许多医疗器械行业的小微企业要主动加大资金投入,增强对医院医疗器材的支持力度,不过,紧急开工、投入生产的医疗行业同样面临资金缺口。

  一家主营医疗器械批发,代理离心泵、呼吸机等产品的小微企业在疫情发生后,亟须大量的资金进行铺货和库存储备。分管小微及零售业务的许芳介绍,根据“急事急办、特事特办”原则,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通过应急快速通道,在该企业拿到采购合同后,支行立刻进行了贷款上报,当日下午,便顺利办妥130万元贷款发放手续。疫情突来,一些关乎首都市民生活供应保障的大型商超企业在紧急采购物资的需求下,同样需要资金周转。在此次疫情中,许多北京市民从物美购买了口罩,这背后同样也有金融行业的支持。

  战“疫”尚未结束,不良贷款规模加大的风险为银行人带来新的思考。毫无疑问,疫情对众多小微企业的经营冲击无疑是巨大的,而银行的坏账风险暴露具有滞后性,如何在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和保障银行自身资产质量稳定之间取得平衡?许芳认为,在疫情防控的关键阶段,支持企业渡过难关是首要工作。但这件事不能全算经济账、也不能不算经济账。对于资产质量,银行正保持密切关注。“这不是某一家银行面对的问题,而是整个银行业都面临的问题。从目前来看,如何保障企业能够活下去,恢复正常经营节奏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前,许芳还在参加该行内部召开的紧急会议,研究企业贷款风险防控问题。“我们已经制定多个应对方案,包括:支持受疫情影响临时逾期客户的征信保护及欠息减免、支持受疫情影响未及时续贷的客户以正常贷款形式接续、对受疫情影响产生困难的客户给予条件更灵活的重整救济等。”

  审核加速度 不降安全性

  在疫情的影响下,最难的就是对小微企业的贷前审查问题,一般在初期银行会通过前期现场走访、报送材料等方式,但现在实地走访有很多困难,只能通过申报材料等方式开展调查。贷前审核、贷中调研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在疫情的影响下,银行内部多部门的配合也更加流畅。让秦天感触最深的就是一家母公司在湖北武汉生产消毒夜消毒剂的企业。

  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般根据银行内部的流程,在做子公司业务的时候,需要纳入集团进行管理。但是湖北的同事大部分都没有复工,主管客户经理还处于隔离的状态,没有办法去操作系统。为了给小微企业进行更大的帮扶,在和总行沟通后收到回馈,所有跟湖北省分行内部需要走的流程都一律后补,可以先行满足客户需求,帮助客户去实现融资需求。按照以往的流程,可能需要5个工作日,但在疫情的情况下,只用了一两天,就把所有的流程都处理完毕。

  许芳表示,经过前些年银行互联网端、PC端产品的不断升级迭代,绝大多数零售和对公业务均能够在线上办理。此次疫情对银行真正提出考验的是银行的线上办公能力。由于金融业务的安全级别非常高,贷款审批等操作必须经由内网操作,以杜绝信息泄露等风险。为保障春节期间部分企业的资金缺口,该行实行两班到三班轮班值班机制,保障信贷审批等环节的顺利开展。几天之内,民生银行北京分行科技部门加班加点开发了线上管理模块,包括远程互联网环境下的视频交流、可容纳200人的互联网会议功能等。

  同时,通过大数据技术、与合作机构研发进行授信数据线上验证等方式的探索速度正在加快。许芳透露,该行当前正在推动的某平台线上经营贷授信项目,就是依托平台可信数据源,与银行风控系统进行双重验证,对平台内客户给予线上信用授信。该产品从申请、审批到放款全部通过线上完成,符合未来发展趋势,在当前情况下,也有效避免了人员的直接接触。

  渴望适当提高小微企业不良容忍度

  在融资体系充当主力军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早在疫情发展初期就已开始优化服务,支持企业渡过难关。北京银保监局局长李明肖介绍,截至2月5日,在京各机构共审批疫情防控相关贷款326亿元,实际发放137亿元,相关业务结售汇3.4亿元,各类应急支付金额19.34亿元。但秦天心里也很清楚,不能因为疫情当下,就满足所有企业的贷款需求,这会对银行资产质量形成冲击。

  此外,多位银行业人士也表达了对监管政策的呼吁和渴求。在2月7日国新办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提出,将进一步落实差异化监管政策,优化小微企业贷款的风险分类制度,全面落实授信尽职免责的政策,适当提高小微企业的不良贷款容忍度,建立健全敢贷、能贷和愿贷的长效机制。而根据此前监管意向,规定将90天以上逾期纳入不良贷款、鼓励有能力的银行将60天以上逾期纳入不良贷款。

  在许芳看来,这一硬性指标可能会对银行一系列监管指标造成影响,包括计提拨备、拨备覆盖率等。她建议监管对部分受疫情影响较重的企业延长纳入不良贷款的期限,让银行业更积极主动对相关企业提供金融支持。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疫情防控拐点尚未明显出现,如果疫情持续时间继续延长,银行业也需警惕中小企业带来的信用风险。邮储银行战略发展部研究员娄飞鹏认为,疫情造成部分企业复工延迟,也有企业蒙受较大损失,从而影响企业还款能力,短期内会造成银行资产质量下降,贷款逾期率、不良率上升。对于因受疫情影响较大而导致企业还款能力短期下降的,金融监管部门采用差异化监管政策,适当提高不良贷款考核容忍度。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吴限

(责任编辑:曾蔷)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