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我们这样抓“六保”(45)
 

  仁卓圆了“绣女梦”

  本报记者 袁 泉

  仁卓老家在安多县色务乡,海拔5000多米,到县里300多公里,往返一趟至少2天。去年底,37岁的她和丈夫带着两个孩子,搬到了西藏贡嘎县的森布日搬迁点,成了“极高海拔生态搬迁安置户”中的一户。

  比起以往,现在生活好多了:宽敞整洁的住房由政府提供,学校、医院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牛羊入了合作社,年底按股分红;孩子就近上学,从家到学校只要10分钟……

  但仁卓并不满足,再找一份活干该有多好。可自己文化程度不高,汉语也说不好,能干点啥呢?

  今年6月,西藏翰林教育服务有限公司在搬迁点办起了缝纫培训班,培训合格后直接上岗。仁卓乐坏了,赶紧报了名。

  从做书包、布偶练起,经过20多天学习,仁卓顺利通过了“毕业考试”,圆了“绣女梦”。每月固定工资3000元,超额还有奖励。

  今年以来,西藏出台方案,精准推进农牧民转移就业,截至目前,转移就业达46.1万人。

  

  大金过上“金日子”

  本报记者 窦瀚洋

  一场意外,贵州贞丰县者相镇的刘大金腿部残疾,成了建档立卡贫困户。

  浙江宁波海曙区来的扶贫干部黄列走访易贫困户时,了解到刘大金的情况。“附近不到一公里有我们的扶贫车间,只要肯干,收入差不了。”黄列上门做工作。

  “像我这样的残……残疾人,能行吗?”刘大金嘴巴嗫嚅。

  “得看你有没有信心!”

  “那就试试看吧。”

  大金人肯吃苦,脑瓜子也不笨。很快就摸出了门道,来到“黔之布”扶贫车间一年多,收入每月都有增长。

  “6月份挣了3000元。这几个月平均收入,比疫情前还多了200多元!”大金喜滋滋说。

  前几天,在政府帮助下,小儿子也找到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7月7日,大金做了一桌拿手菜请乡亲们品尝,他举起酒杯,啁了口说:“我大金过上了‘金日子’!”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