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大学生足球联赛:中饮股份高度依赖加盟 九成营收来自华东

  高度依赖加盟、层出不穷的盗版,“夫妻店”中饮巴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饮股份”)在上市之路上还存在诸多问题。

  12月12日,中饮股份更新招股书,拟募资9.5亿元来建设智能化厂房、生产线及仓储系统提升以及直营网络等。

  得益于加盟模式的发展,从2000年在上海开出第一家“刘师傅大包”,到现在拥有2700多家巴比馒头门店,公司门店在长三角地区快速扩张。

  但同时,也形成了对加盟模式的高度依赖,据了解,中饮股份的营收中,90%来自加盟模式。而加盟门店比起直营门店管理更加困难,同时,毛利率和单店收入也更低。

  另一方面,与其他餐饮上市公司无异,中饮股份也难以解决区域限制的问题,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实现4.81亿元,其中有91.98%的营收来自于华东地区。

  除此之外,由于公司主营产品馒头、包子,本身技术含量不高,随着公司知名度的提升,各地盗版层出不穷,从厦门到成都,涉及多地多店,且店铺规模小,维权难度大。

  为何中饮股份要放弃毛利率高、单店营收多的直营模式,反而重视更加难以管理的加盟店的发展?长江商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向中饮股份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高度依赖加盟

  12月12日,中饮股份更新招股书,拟募资9.5亿元来进行智能化厂房、生产线及仓储系统提升和直营网络等项目建设。

  百度资料显示,2000年,出身于安徽怀宁江镇的刘会平在上海开出第一家“刘师傅大包”,由于生意较好,2003年刘会平便赚下了自己第一个100万元,他拿出50万元注册公司,同时,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市场,刘会平将“刘师傅大包”更名为更洋气的“巴比馒头”,次年又投入80万建馒头厂。

  2005年,为了消化工厂产能,巴比馒头开始发展加盟店。加盟模式的发展,让巴比馒头的门店数量迅速在长三角地区扩张。

  截至今年6月,中饮股份的门店已经发展到2799家,其中2784家加盟门店,15家直营门店,加盟门店在门店总数中占比已经达到99.46%,同时公司营收中,90%左右来自加盟门店。

  随着门店的增多,中饮股份的业务也不再局限于销售包子馒头,逐渐扩展到速冻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的产品也也从馒头包子发展带粗粮点心、粥饮品等百余种产品。

  而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其招股书发现,无论是单店营收还是毛利率表现,直营门店都将加盟门店远远甩在后面。

  就单店销售收入而言,2016年-2019年6月,中饮股份直营门店的平均销售额分别为92.32万元、101.26万元、114.41万元,52.97万元;加盟门店的平均销售收入则为32.59万元、33.78万元、33.16万元、14.87万元。

  同期,直营门店的毛利率分别是59.96%、58.04%、60.59%和59.36%,加盟门店的毛利率分别是28.16%、31.30%、33.34%和32.65%。

  然而,本就不多的直营门店的员工在持续流失,尤其是直营门店店长,流失率较高。2016年-2019年6月,中饮股份的员工流失率分别是31.93%、28.85%、31.70%和17.59%,同期,直营门店店长流失率分别是41.67%、30.77%、23.81%和26.32%。

  为何中饮股份要放弃毛利率高、单店营收多的直营模式,反而更加重视更加难以管理的加盟门店的发展?为何直营门店的店长流失率一直处于较高水平?长江商报记者就相关问题向中饮股份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具体回复。

  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饮股份加盟店占比高,说明其抗风险能力较低。在此情况下,中饮股份直营门店店长流失率较高,不利于公司的经营稳定。”

  难以打破区域限制

  此外,中饮股份在扩张时也面临餐饮小吃行业的通病,即如何打破产品销售的区域性。招股书显示,受制于公司的仓储物流及消费习惯的影响,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实现4.81亿元,其中有91.98%的营收来自于华东地区,另有6.82%来自华南地区,华北地区仅占1%,其他地区营收仅占0.2%。

  事实上,包括已经挂牌新三板的狗不理(834100.OC)和在A股上市的全聚德(002186.SZ)等同行业上市公司也面临相同的问题。据长江商报记者统计,今年上半年,狗不理的营收中,超过七成来自天津地区,全聚德则是超过99%的营收都来自华北地区。

  此外,中饮股份的销售模式与狗不理、全聚德不同,中饮股份的产品主要是外带打包模式,而狗不理和全聚德主营堂食模式,客单价相对更高。

  一方面,区域性问题难以突破,另一方面,客单价在同行中较低,两个因素都成为公司发展的掣肘。

  同时,虽然馒头、包子在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中需求较多,但是技术含量相对而言并不算高。因此,随着巴比馒头知名度的提高,各地“盗版”开始层出不穷。但对于消费者来说,孰真孰假难以分辨。虽然中饮股份近年来不断联合工商局对盗版店铺进行打击,但整体来说威慑力不足,距离彻底杜绝盗版仍遥遥无期。

  天眼查显示,自2018年以来,中饮股份共涉及64条法律诉讼,其中41条来自中饮股份提起的侵害商标权纠纷。而且侵权门店较为分散,从厦门到成都,涉及多地多店,且店铺规模较小,无疑中又增加了中饮股份的维权难度。

  对此,中饮股份也在招股书中坦言,随着公司在中式面点领域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抄袭伪造“巴比”产品成为部分不法厂商参与市场竞争的一种手段。尽管公司已积极采取多种措施保护自主知识产权,但仍无法及时获取所有侵权信息,如果未来公司产品被大量仿冒,将会对公司的正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责任编辑:赵金博)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