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500万娱乐城:威迈斯IPO:经营现金流净额“过山车” 主要股东涉7000万借款担保

  随着2019年下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调整,行业整体销量增速下滑较大,一定程度影响到新能源汽车整车厂及零部件厂商的销售和回款情况,威迈斯亦无法幸免。

  如果不加控制,在未来的某一天,“蓝天白云”或许会成为人类在地球上生活最为奢侈的要求。

  随着全球汽车保有量增加,在造成环境污染的要素中,尾气排放的污染问题逐渐引起高度重视。基于中国产业布局的调整,新能源汽车行业在近几年里迎来了春天。

  近期,深圳威迈斯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威迈斯)在证监会网站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本次该公司拟发行新股不超过4045万股,发行数量不低于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10%。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龙岗宝龙新能源汽车电源产业基地建设项目及芜湖新能源汽车电源产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投资总额合计6.42亿元人民币(下同)。

  威迈斯主要从事各类开关电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应用于通信、电梯、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其中,车载电源为公司的核心产品,应用于新能源汽车的电控系统。

  从下游应用领域来看,中国开关电源的应用主要集中在工业领域,占比超过50%;其次为消费电子类领域,占比超过30%,应用领域的集中度较高。

  随着2019年下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调整,行业整体销量增速下滑较大,一定程度影响到新能源汽车整车厂及零部件厂商的销售和回款情况,而这对于威迈斯而言亦无法幸免。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威迈斯的净利润情况近几年出现较大起伏,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也出现巨幅波动。此外,其主要股东还牵涉入7000万元借款担保纠纷中。

  2017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2.83%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1—9月(下称报告期),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57亿元、4.25亿元、6.16亿元及5.70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434.67万元、1635.34万元、6852.26万元及5744.29万元。

  可以看到,报告期内威迈斯的净利润出现了起伏。2017年度,其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2.83%。

  对此,威迈斯向《投资时报》回应称,2017年度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的主要原因为2017年公司实施员工股权激励,确认股份支付金额2745.86万元,计入管理费用。

  同期,威迈斯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也出现巨幅波动。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345.09万元、421.79万元、3065.09万元及-3021.30万元。

  威迈斯对此表示,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波动较大,主要是由于公司业务快速发展,应收账款和存货规模增长,销售回款与采购付款具有不同信用期,部分客户的回款信用期延长。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7245.70万元、14979.60万元、21074.06万元和31551.92万元。其中2016 年度至2018年度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28.20%、35.23%和34.22%。

  同期,其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103.05万元、8786.39万元、16564.30万元和17733.06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8.92%、27.15%、30.14%和26.93%,也呈现上升趋势。

  威迈斯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及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现金流巨幅波动凸显经营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威迈斯的核心产品车载电源是新能源汽车的重要零部件,这也使其对于新能源汽车厂商的依赖性逐渐提升。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6.66%、66.05%、79.03%和75.84%,客户集中度呈现上升趋势。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前五大客户中,来自车载电源的销售比例也快速提升,分别为37.42%、41.24%、62.83%以及68.64%。

  令人担忧的是,随着2019年下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调整,行业整体销量增速下滑较大,一定程度影响到新能源汽车整车厂及零部件厂商的销售和回款情况,而这对于威迈斯而言,无异于釜底抽薪。

  据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12月,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4.9万辆和16.3万辆,环比增长36%和71.4%,同比下降30.3%和27.4%。而这已经是中国新能源汽车月度销量连续第六次出现负增长。

  谈及应对措施,威迈斯向《投资时报》表示,公司采取以销定产的模式,保证了产品销售的真实性。此外,其新能源汽车客户均为国内实力较强的新能源汽车整车厂,信誉度较高,付款能力较强,保证了销售回款的及时性。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威迈斯目前主要依靠自有资金、银行贷款和引入投资者进行研发、生产项目的投资和建设。单一的融资渠道致使威迈斯的偿债能力指标并不乐观。

  报告期内,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62.25%、63.23%、53.89%、52.93%,同期流动比率分别为1.29、1.39、1.56及1.45;同期速动比率分别为0.92、1.02、1.09及1.06。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威迈斯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值,而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威迈斯资产负债率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主要股东牵涉借款担保纠纷

  招股书显示,本次发行前,该公司主要股东蔡友良持有拟上市公司股权比例达6.2361%。目前,蔡友良牵涉到一起高达7000万元的担保纠纷中。

  2017年11月3日,杨俊远与邹源、蔡友良、汪大明以及深圳前海权瑞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权瑞)签署《借款合同》,约定邹源向杨俊远提供借款人民币7000.00万元,月利率2.5%,借款期限为自杨俊远实际收取借款本金之日起10个月。

  蔡友良、汪大明作为保证人为上述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保证期间是《借款合同》项下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三年;前海权瑞以其持有的立得空间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立得空间)股份提供质押担保。

  由于杨俊远未向邹源按时支付利息,且经邹源多次催收,杨俊远仍未支付。2018年7月2日,邹源以杨俊远、蔡友良、汪大明及前海权瑞作为被申请人,就前述借款纠纷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经裁决,杨俊远应向邹源返还借款人民币7000.00万元并支付相应的利息费用;杨俊远应向邹源支付律师费、担保费、保全费;蔡友良、汪大明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9年2月20日,债权人邹源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截至2019年9月30日,此案正在法院执行过程中。期间,蔡友良出具书面说明表示,法院所查封、冻结的债务人财产价值已超出案件债权金额。

  对此,威迈斯向《投资时报》表示,该案正在法院执行过程中,如果有新的进展,公司将会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信息披露。

(责任编辑:赵金博)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