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佳宇:冬奥创造历史性突破 只要下雪就能拿好成绩
 

  专访刘佳宇:冬奥创造历史性突破 只要下雪就能拿好成绩

  近日,美国单板滑雪品牌Burton与中国女子单板运动员、2018年平昌冬奥会U型池银牌得主刘佳宇进行了滑手赞助签约仪式,仪式在北京三里屯soho举行。Burton中国区市场部经理张宁博出席了本次签约仪式。

  对于年初刚刚在冬奥会中夺得银牌,实现中国单板滑雪历史性突破的刘佳宇,我们有着太多的问题,这次她与单板滑雪一线品牌Burton的签约也让我们有机会去深入的了解这位“腼腆”而又“霸气”的女孩。签约过后,我们对选手刘佳宇及Burton中国区市场部经理张宁博进行了专访,让两位大咖与我们聊一聊他们对于单板滑雪的态度。

  受访人:Burton赞助滑手 刘佳宇Burton中国区市场部经理 张宁博 采访人:环球网体育事业部总监 张驰编辑:环球网体育事业部 郝九辰

自然而然签约Burton 从武术到单板身体素质最差凭执着走到最后

  环球网记者:佳宇你好,首先恭喜你今天签约Burton,我想问下是什么样的契机促成了您与Burton的合作?对这次合作有什么样的感受?

  刘佳宇:谢谢,我记得2003年我开始练单板项目的第一套雪服就是Burton的。其实对于我们单板滑雪选手来说,我们都知道Burton是一个顶级滑雪品牌,因为Burton不仅是一个商标,它还代表着单板滑雪文化。

  在国家队的时候,我和Burton其实就已经像一家人一样了,但是当时没有机会像现在一样融入到Burton这个大家庭里。现在离开国家队走到职业单板滑手这条路上,我的第一个选择就是和Burton一起合作,这是我从始至终的一个想法,也是我们双方之间相互的认可,我们都是共同成长起来的。

  环球网记者:就是说从国家队出来以后自然而然的就与Burton走到了一起?

  刘佳宇:对,这么多年下来,我一直怀有感恩的心,因为身边一直有很多朋友的帮助和鼓励,还有家人的信任。在我最难的时候,Burton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态度,我一直觉得Burton就是拿我当做家人一样的关心,不论我成与败,都会始终给予我关爱,所以我选择与Burton合作。

  环球网记者: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单板滑雪这个项目?

  刘佳宇:当初选择单板滑雪不在于我而在于我的家人,他们觉得单板滑雪是一个新项目,那个时期,国内单板运动的知名度还不像现在这么高,单板滑雪刚刚被引进,各个地方队也是刚开始成立。

  环球网记者:在转入单板滑雪项目前您是从事什么体育运动项目的?

  刘佳宇:最早是武术,属于小时候的业余爱好,白天上学,晚上每天去练一个小时,主要是为了强身健体。

  环球网记者:转项前您了解单板滑雪吗?成功通过选拔是否和您练武术身体协调性比较好有一定关系?

  刘佳宇:最初我并不知道我是去练单板,确实也不了解这是一个怎样的项目。当时的媒体根本就没有播放或者宣传过这个项目,也没有人告诉过我们什么是单板滑雪,更何况我是一个学生我更不会知道。其实那个时候我是不符合选拔条件的,因为我那时候比较胖,身体素质也不太够。

  环球网记者:不符合选拔条件是怎样的概念?

  刘佳宇:在同龄的孩子里,我的身体素质基本上是最差的。

  环球网记者:听您的描述感觉不太像练武术的。

  刘佳宇:就是因为武术没练好所以才能长这么高的个字嘛,哈哈。

环球网记者:那最后是因为什么让您成功进入到这个项目?

  刘佳宇:从事这个项目一开始其实是有一些机缘在里边,我问过我的启蒙教练,他说虽然我什么都弱,别人跑100米能落我50米,跑200米能落我100米,但我有一个特质值得他把我留在队里,是我比较执着也比较有意志力。我学的慢一点、接受能力差一点,但是我会持之以恒的去做,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条件不如其他选手,但是能够和我的教练走到最后的原因。

  环球网记者:当时一个队伍里有多少人?

  刘佳宇:总共有十多个人。

  环球网记者:这些人是不是也都没有单板滑雪的经历?

  刘佳宇:都没有,当时各个地方队刚开始组建,每个地方队都是从头开始的。

  从不喜欢“机械训练”到生命的重心 18岁开始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环球网记者:最早您对单板滑雪是怎么理解的?

  刘佳宇:一开始我并不了解这个项目,也并不喜欢单板滑雪,因为太累了,每天都要滑雪。而且只能自己摸索,教练会告诉你应该怎样滑,但真正到雪场没有人像现在这样给你分享经验,还是很难的。当时是一天5练,早上、上午、中午、下午、晚上,小孩子比较贪玩,但是因为这个项目需要勤练,加上教练的严格管理,你就没有那么大的自由空间,所以不是很喜欢。

  稍大一些就滑出些成绩了,基本上我们国家所有的单板项目第一个荣誉都是我取得的,但是当时也没觉得我为祖国争光多么激动多么兴奋,只是觉得拿了冠军了而已。从2010年冬奥会之后,才开始真正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也更想去了解单板滑雪文化。通过Burton的滑手和工作人员我也了解到他们对单板的很多看法。

  我觉得运动员的角度和爱好者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就很想知道他们对于单板的看法和态度是怎样的。从那个时候我也开始学习英语,因为我觉得单板文化是从美国传过来的,我要更多的和国外的选手去交流。通过慢慢的学习和对自己逐渐的了解,我真正的热爱上这个项目,并想要为这个项目作出我自己的贡献,去实现更大的自我价值,这是我对于滑雪态度的转变。毕竟11岁我就开始接触了单板滑雪,我见证了单板滑雪在国内的成长,同时单板滑雪也见证了我在这个项目上和人生的成长。

  环球网记者:等于开始只是机械的训练。

  刘佳宇:对,那时候的训练其实就如大家对于中国运动员的看法一样,2010年之后我和我的教练员说,我更想要的是单板滑雪给我带来的快乐而不是痛苦。我觉得每天这样的训练,就算我最后拿到了奥运会的冠军,这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因为毕竟18岁的时候已经开始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了。我一直很认可他是中国单板教练中最厉害的,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但是我想要去寻找更适合我自己的单板滑雪的训练。

  环球网记者:通过您的描述我感觉在2010年之前是不是也挺痛苦的?

  刘佳宇:不能说痛苦但是确实很累,因为每一天都是在刻苦的训练,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跟着教练的想法去走。但是确实是没有我的教练就没有我的今天的,我的教练是我一直特别感谢的人。

  环球网记者: 和Burton开始接触是在2010年以后吗?还是之前就已经有了?

  刘佳宇:2010年之前就已经有了,但是还是因为训练队里有自己的管理模式,和Burton的接触还是有限的。

  环球网记者:那个时候对于Burton的了解是否只是停留于它是一个品牌,后来一点一点才开始慢慢了解的?

  刘佳宇:可以这么说。在国外经常去比赛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在国外很多大咖选手都是来自于Burton的,还有很多国际大赛也是来自于Burton,如果你是一个单板滑雪发烧友,那么你一定会知道Burton这个品牌的。

  环球网记者:那么现在滑雪对于您的意义来说有什么新的变化吗?

  刘佳宇:现在滑雪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无论现在还是以后,它都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滑雪已经真正的走入到我的生活里并和我已经融为一体了。

  冬奥心态放松不悔即可 只要下雪就能拿好成绩

  环球网记者:在年初的平昌冬奥会上,您拿到了女子单板U型场地项目的银牌,站在世界顶级大赛的舞台上,当时是怎样的心态呢?

  刘佳宇:其实在奥运会的时候大家对我都是抱有挺大信心的,但是更多了解单板的人就会知道其实U型池项目是竞争特别激烈的,尤其在女子组,一切都是不可预测的,那个时候进入决赛的女选手都是有实力夺取前三的,那个时候只能是做好当下。

  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要通过奥运会这个顶级平台让所有人都知道单板滑雪,也要让大家了解不要把“中国运动员”的这个定义和单板滑雪选手放在一起,因为我觉得单板滑雪是一种文化。另外,我在备战奥运会的时候就对自己说,我参加奥运会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不悔,哪怕结果成与败我都接受,我对于这个项目的渴望不仅仅是在与奖牌,更多的是一个态度,还有它对于我的意义。

  球网记者:在冬奥会的比赛中,面对世界一线滑手,会很紧张吗?

  刘佳宇:单板滑雪我是很相信我自己的,单板滑雪是极限运动嘛,对于我来说也想了解我自能够触碰到的我自己的最巅峰的状态是什么样的。而且现在女子的难度越来越高,世界的舞台是给大家去共同进步的,它是不分国界的,我们都是互相对比、鼓励。在比赛的时候我还是比较享受的,当时也没有去想我能拿第几,我在当时观察了裁判的评分方式,同时在他们的评分方式里去计划好我应该做什么动作,就是做好我能做的吧。

  环球网记者:最终能拿到银牌已经很棒了,实现了中国单板滑雪在冬奥会上奖牌零的突破,除了自身硬实力以外,还有什么原因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有什么可以分享的经典时刻吗?

  刘佳宇:决赛的时候,当时我用的反脚出发,这是我不太惯用的站姿,但我想挑战一下。而且当时我也分析观察了,在女子组的比赛里没有人用反脚下U池,所以这就是一个优势,更何况还有一点我就算用反脚也能飞的很高。到最后的决赛,别的女孩都做的1080、900,我只有一个900却得到了高分,这些都是技战术。

  现场我也观察了裁判是如何判分的,每个裁判判分的点不一样,你就要抓住他这个点,然后去想什么更是有利于我的,我是拼还是稳,当时我观察了以后就决定要以稳和高的动作来做。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心态,我的初心和目标摆的比较正,当时的心态就是我要把我最好的展示出来,就可以了,没有想过太多其它的。比赛一共有三轮,比完第二轮知道我是第二了之后,最后一轮的时候我确实紧张了,因为第三轮很多选手都没完成整套动作,而且我还是倒数第二个出发,我看着前边的选手一个一个出发我都快坐地上了,实在太紧张了,如果这时候有哪个选手完成了一套高难度的动作我就到第三名甚至更靠后了。当时我的外教就跟我说“佳宇你可以的,你比Chloe Kim还要强,你一定比她更好,我相信你!”

  环球网记者:当时的这种情境下,这句话对你来说管用吗?

  刘佳宇:其实当时Chloe Kim的动作难度已经很大了,连着两个正反脚的1080加900,所以我只能是拼一下,把自己做到最好就可以了。我记得当时早上我一到雪场,我的外教就坐过来了“佳宇,今天外边又下雪了,我觉得应该没问题!”,因为我每次都是一下雪就能拿特别好的成绩。

  环球网记者:那以后可以叫你雪神了,就像萧敬腾是雨神一样。现在来看,您对自己在奥运会上的表现满意吗?

  刘佳宇:我做到了自己应该做的,也非常享受冬奥会的舞台,所以我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没有在冬奥会的赛场留下任何遗憾。成绩上来说也是很满意的,毕竟这对于我们国家来说也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又是冬奥会的首枚奖牌,意义很大。对于这个项目来说,因为有了奖牌的效应,通过媒体的传播,真正让中国人甚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我们中国人也可以玩单板滑雪玩的很好。

  张宁博:说到这里我想补充一下,我们Burton作为单板滑雪品牌方来说,其实我们不是特别看重品牌在冬奥会的表现如何,而是更看重单板这项运动借助冬奥会这件事情,能被传播到什么样的一个程度。我们的初衷就是想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参与这项运动,因为单板滑雪本身就是一项特别有意思的事,它也代表了一种生活方式。所以当佳宇在冬奥会夺得银牌的时候,我们就能看到很多电视新闻、移动端新闻中,单板滑雪的内容占了很多,这个时候其实我们是非常高兴的。

  环球网记者:佳宇目前已经拿到了历史性的奥运会银牌,那么在未来有什么样的计划和目标吗?

  刘佳宇:未来我主要有两个目标,第一个我想通过我的力量去做更多能够推动中国单板运动的事情,因为单板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它是一种自带魅力的运动,我们就应该将它传递出去和更多的人分享这份快乐,这是我一直以来最想做的事情。

  另一方面是我个人的竞技追求上,2022年冬奥会会在我们的家门口举办,身为一名中国人,我又从事这个项目,这对于运动员来说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做自己喜爱的事情,还能为我们的国家做一些事情,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希望能在未来的三年里去追求自己的另一个巅峰,探索自己的极限,争取能够在未来的比赛中突破自我取得更好的成绩。

  环球网记者:那么对于北京冬奥会,有想要拿金牌的目标吗?

  刘佳宇:一切皆有可能,但是这个还是需要努挺大力的,因为确实现在国外单板滑雪的水平太厉害了。而且这也要看到时候的状态和发挥,单板滑雪这个东西很奇怪,今天你滑的时候是这种感觉,明天再去滑你可能就变了一种感觉了,对于我们滑了十多年的人来说也是一样的,前一天做900、720都难,明天可能做1080都觉得简单了,这是我曾经亲身有过的经历,上下起伏特别快。

  环球网记者:有个问题我想问问宁博,在冬奥会的时候我知道您作为Burton中国区市场部经理肯定也在密切关注佳宇的情况,又是家人又是赞助商爸爸,这种多重关系交织的心情当时是怎么样的?

  张宁博:当时觉得只要她能顺顺利利滑完,把自己准备的全部表现出来就可以了,因为运动员在大赛中的不确定因素特别多。从上一个雪季开始其实佳宇的状态就非常好,之前也有拿过冠军、亚军,我们就感觉冬奥会她的希望是非常大的,仅此而已,确实没有其他想法。

  我们一直以来都把佳宇当做自己的家人来看待,所以不管是大赛上还是平时并没有在什么时间点我要和她去聊什么样的事情的概念,其实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佳宇可以告诉大家如何让自己更酷 Burton赞助看重个人感染力

  环球网记者:从品牌角度来看,近几年中国单板滑雪的大环境是怎样的?

  张宁博:在中国,单板滑雪还是一个起步阶段,参与人数其实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2022年冬奥会越来越近,这也是能够帮助我国单板运动的发展的,而且佳宇在今年冬奥会中的表现也势必会影响到更多人。从我们每年看到的实际情况来说,单板爱好者的人数是越来越多的,年龄也呈年轻化的趋势。单板是一项感染力非常强的运动,年轻人看到这项运动都会想要尝试的,你一旦开始玩基本就停不下来了。

  环球网记者:咱们就以十年为一个周期吧,十年国内的单板圈是一个什么情况,十年后的今天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张宁博:首先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十年前的单板爱好者比较集中,基本都是在北京周边、东北这些地方,都是一些有大型雪场的城市。我们在很多城市都有经销商,据我们了解,现在全国玩单板的人数增长速度都非常快,包括很多南方城市。

  近几年身边各种网络媒体的传播面有很大的提升,大家能从不同的渠道看到关于单板滑雪的内容,而且身边玩的好的人当然也是越来越多。包括佳宇在冬奥会中的表现,有一段时间CCTV5一直都在循环的播放佳宇夺牌的内容,很多人就会看到。还有就冬奥会来说,单板滑雪这个项目的收视率是排名靠前的,因为它极具观赏性,相比竞速类的项目要精彩的多。

  环球网记者:未来Burton会给佳宇带来什么样的支持?

  张宁博:主要是从个人的推广方面,因为她本身已经在冬奥会中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所以未来这方面的工作会比较容易,但是可能会需要她在未来更多的接触一下国内的单板玩家,给大家更多的感染力。单板滑雪不一定要赢得荣誉,但是一定要享受这项运动,佳宇可以告诉大家如何更加享受这项运动,把这项运动变成自己的生活方式,在冬天如何去玩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让自己更酷一点。

  环球网记者:Burton对于赞助选手的选择有没有标准?

  张宁博:从全球范围来看,Burton不仅仅只是和各个地区最优秀的单板滑手在一起合作,怎么样能通过滑手自己来让更多人认识、参与这项运动,滑手的个人感染力是我们非常看重的。

  环球网记者:2022年北京冬奥越来越近了,二位对国内的滑雪运动发展有什么预期?

  张宁博:从我们品牌方来看,未来四年单板的发展一定是非常好的,从我们可以看到的雪场的基础建设上来说,每年都有很多新的雪场开业,原有的雪场也在不断的更新设备,在未来四年势必会有更多的人参与到冰雪运动中来。现在有很多小朋友也开始在冬天参加一些雪上体育课,这样会有越来越多的小朋友能够更早的知道这项运动,也能更早的体会到这项运动带来的快乐。

  刘佳宇:其实我对于国内的单板滑雪发展还是非常看好的,因为我们可以看到每一年新增的单板滑雪爱好者人数是越来越多,更多的人也开始尝试去了解它,媒体也在大力宣传。接下来我真的是希望能感染更多的人去了解这个项目,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项运动里,把我们的快乐也传递出去。

  张宁博:不管是未来四年还是未来四十年,我们要做的事情其实是一样的,就是让更多的人来玩单板这项运动,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快乐。当然,我们作为单板运动里一个先锋品牌,我们肯定会尽我们所能来影响更多的人,能让大家来享受单板滑雪的快乐。

  玩单板要安安全全快快乐乐以往在电视上看到的大神都有可能到场

  环球网记者:我想问一下二位有什么想对大众单板爱好者说的?

  刘佳宇:我觉得对于滑雪者来说,我们只要享受这份快乐,开开心心的去玩,和大家去分享你的快乐就可以了,我觉得滑雪的人想法都是这样的。

  张宁博:我要补充的一点是大家在滑雪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因为单板滑雪毕竟还是一项具有一定危险性的运动。但是呢,你只要在自己的可控范围之内,并做好保护措施,还是可以远离伤病和意外的,希望大家能安安全全、快快乐乐的玩单板。

  环球网记者:对于马上就要到来的18-19雪季Burton有什么计划吗?

  张宁博:在两年之前我们在北京做过的一个开季活动,效果挺好的,当时我们请到了单板滑雪界资历最老的也是大家特别喜欢的一个滑手——Terje Haakonsen,今年在11月初我们准备在北京做一个同样类型的活动。Burton在每年雪季开始之前都会有这样一个类型的活动,也是大家每年都在期待的一个事情,这个活动一来大家就知道冬天来了,我们可以滑雪了。我们每次活动都会请到全球顶尖的滑手来和大家做一个互动,以往我们在电视上看见的人,通过我们的活动大家就可以做一个零距离的交流。

  环球网记者:今年Burton的活动有什么不同以往的地方吗?

  张宁博:我们以往做的活动可能门槛会比较高,今年我们想做一些每个人都能够参与进来的活动,只要你会滑单板、想来玩就可以。

  环球网记者:能否透露一下有哪些大咖将会出现?也给我们滑雪爱好者们放放毒种种草。

  张宁博:这么说吧,在冬奥会拿到金牌的选手都有可能。当然我们还会有一些Burton旗下在全球范围内非常知名的选手也会来到中国。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