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全学生的美好和价值
 

吴国平 浙江省宁波市镇海中学校长、中学高级教师。宁波大学硕士生导师、宁波市名校长工作室首席导师、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导师、浙江省督学。

教育是对人的成全,而我们应该致力于成全什么样的人?

关于这个教育的根本性问题,国家层面在不同时代总会有整体的、概括性的规定,比如“三好学生”“四有新人”“三维目标”以及最新出炉的“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等,这应该是我们最基本的遵循。在这个框架之内,每个学校、每位教育工作者还会结合各种实际情况做更为校本化、师本化的思考与实践,所以我们能看到丰富多样的学校培养目标、校训、教师教育教学主张等的表述。

很长时期内,由于教育资源的稀缺和教育观念的落后,分数成为学生、家长、教师、学校以及教育行政部门事实上的“命根子”,成为评判学生好坏优劣的最重要标尺,我们所有的努力仿佛也全部聚焦到了那精确到小数点的成绩分数上。自然,分数也是学校教育的一部分,代表了学生的学习能力、学业水平,但作为一个完整的个体成长来说,如果只有分数,无疑是对生命的窄化和异化。对于一所学校来说,一味追求分数、追求升学率,其发展也是缺乏内涵和境界的。所以我们提出“教育是对人的成全”,至少包含了两个最基本的部分——不仅要成全高分,更要成全高素质。

我校每年向高校输送数百名优秀毕业生,他们都是那般优秀出色。所以有一年,某家媒体的记者让我在毕业的校友中选择一名最让我欣赏、最能体现镇海中学教育教学水平、最能代表镇海中学学子形象气质的学生,就让我着实感觉为难了。但如果一定要说,我首先会说出陈琨的名字——2008年以理科全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专业的他,在当年北大的新生开学典礼上作为新生代表发言,4年后又以总评第二名的成绩顺利攻读北京大学金融专业研究生。但让我刮目相看、触动我的,却是那年暑假填完高考志愿后,陈琨立即奔赴四川地震灾区当了一名志愿者。谈起自己为什么不顾危险进入灾区时,他说,“三年高中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的存在必须要对他人有意义,否则你就失去了价值。”顶着高考桂冠的耀眼光环,陈琨同学却以这样一种充满社会责任感的方式为自己的中学时代画上了完美的句号。“我想,这就是我们努力追求的育人规格。”当时,我这样总结。

我觉得镇海中学的学生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就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为此,2012年进行学校课改顶层设计的时候,我们将学校的育人目标定格为“综合素质强、个性特长优、学业水平高、社会贡献大的优秀公民”。这一育人目标与首任校长提出的“启智、求敏、治文、博综”办学方向相呼应,也融合了学校各个历史阶段育人规格的优秀特质,能够最为鲜明地代表镇海中学学生及其终身发展过程中的形象特征。学校教育个性化和社会化的双重功能得到了有机兼顾,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尤为突出。

对于学生的成长成才,我一直认为做人比做事、做学问更重要,高素质比高分数更重要,人格健全、身心和谐比学业成绩更重要。每学年的第一次国旗下讲话,我都会侧重这方面的内容,是我发自内心地想给孩子们以教育引导,成全他们的幸福美好和社会价值。2017年底,我校推出了生涯教育主题报《梓荫河畔》,创刊词的题目是《遇见更美好的自己》。我特别喜欢“美好”这个词。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趋向美好的过程,在成就自身美好的同时也成就这个世界的美好。

《中国教育报》2018年04月25日第7版 版名:校长周刊·实务

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